广通社广通社

有公信力的企业资讯

星创云海不断突破芯片“卡脖子”问题,让自主芯片实现自造血

众所周知,CPU芯片、GPU芯片和操作系统是计算机领域最基础的核心技术,而中国在这方面受制于人,常被称为“缺芯少魂”。如何突破芯片“卡脖子”的问题成了中国举国上下最关心,也是最迫在眉睫的问题之一。竞争对手采用两种方法来限制我们,第一种方法是通过构建专利壁垒的方式来限制我们;第二种方法是通过封锁生产工具、生产工艺的方法来限制我们。星创云海认为“卡脖子”的问题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更是一个发展的问题,是必须要解决掉的问题。基于现状,来自北京星创云海科技有限公司的张海谅先生提出了争取三年内解决芯片卡脖子的破局方法,从而受到广泛关注。

星创云海(图1)

北京星创云海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海谅说道:“互联网时代我们用的无论手机也好,就是移动互联网也好,还是PC就是这种传统互联网也好,它都是基于cpu、内存、硬盘、网络,都是基于这些东西。但是,一旦到了叫物联网时代的时候,那光有这些东西就不够了。因为这些东西叫通用芯片,就有两个字叫通用计算,就是什么都能用,它干啥都行。但是,到了物联网人工智能就是下一个经济阶段,或者说下一个技术阶段,就会出现大量的叫专用芯片。那么现在我们被卡脖子,看起来好像我们只不过就是买芯片贵点而已,但实际不是。现在这种卡脖子的问题,本质上来讲是锁死了我们的未来。在卡脖子的情况下,我们根本就毫无未来可言。就像是三体里面的质子一样,把我们的技术完全锁死了。因为什么?因为新的需求,需要用新的硬件来支撑,而新的硬件有能力支撑之后,还需要有新的软件跟硬件形成产能去满足这个需求。”

星创云海(图2)

现在我们因为没有自己的硬件,硬件是软件的基础,软件是硬件通往市场的桥梁,生产力是硬、软件能力的交集,市场只接受基于生产力的性价比。当我们的硬件能力较弱时,市场不接受。我们就无法获得资本的动力,那就需要通过输血来维持,成本开始升高,风险随之累积,失败几率变大。在工业领域里,绝大多数的工业软件都是境外的,而对方是否愿意配合我们研发特有的软件体系是未知的。即便他们配合,是否会在配合的过程中暗藏杀机我们也不得而知。

星创云海(图3)

北京星创云海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海谅提到:我们的竞争对手,给他自己书写了一个胜利的方程式。同时,他也给我们书写了一个死亡的方程式,这个道理非常简单,我们面前有一条河,有一条被冰封住的河,一个雪河。我们的竞争对手给自己书写了一个胜利的方程式,他踏着这条河成功地过到了对岸,那么当他过到对岸的时候,他非常清楚自己是怎么胜利的,自己是怎么成功的。同时,他又不想让我们也获得同样胜利,不想让我们也获得同样的成功。所以说他就在他来的这个路上,给我们设置了诸多陷阱,设置了诸多障碍。

北京星创云海经过过去两年的工作,投入了近千万元的资金试错后,已经确认找到了适合自主芯片的市场,让自主芯片实现自造血。其方法是使用“超算”来实现破局。

星创云海(图4)

北京星创云海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海谅说道:“软件的能力上限是硬件的能力上限,或者说硬件决定了软件能力上限,软件不可能突破硬件的能力上限。所以说,这就是软件和硬件之间的这样一个关系。那么同时我们要看另外一个例子,假设说我们把一块顶级的牛排,一个食材看成是硬件,那我们料理他的方法就是软件,对不对?那么我料理的方法非常的差,我把牛排做糊了,那么这个牛排是顶级牛排,但是它在市场上是不被大家认可的。就是说计算力也好,生产力也好,它实际上是软件和硬件能力的交集这一点非常非常关键。”

星创云海已经成功调度起了千台级别的服务器在同一时间执行同一个异构计算任务,这种调度能力的理论上限可达数万台,只不过目前还没有那么大的场景去实地试验这个理论而已。我们使用战略合作伙伴上海瞰景的自主知识产权的工业软件,而且这个软件并非是构建在英伟达的专利技术之上的,所以我们有机会用它去适配自主生产的芯片。又因为它是自主知识产权的工业软件,所以理论上可以摆脱x86架构的限制,去适配我们自己的硬件计算架构,这就使得我们有机会使用自主的操作系统,比如统信或者欧拉这类纯国产的操作系统。这个市场里缺少高效率的生产工具,而超算是*佳的生产工具,所以我们可以通过云计算租赁超算算力的模式来盈利,来占用市场。

星创云海(图5)

北京星创云海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海谅表示:所谓的超算他不是一个具体的设备,超算实际上是一种计算的形式,就是数百个计算单元,去执行同一个计算任务得出结果。那么信息化这件事情它就有一个特点,它的计算过程就是一个数学过程,它支持你说一个人算,算不过来,咱十个人算。您那边有一个美国队长,我们这边儿有大部队。你一个美国队长再强,能打得过我们大部队吗?所以说从整体能力上来讲,我认为这种可能性是有的。那么这个过程中,超算这两个字,超算这种形式是破局的关键。

这个市场的超算产值能达到每年100亿人民币以上,这个规模足以完成对芯片市场的自造血。因此,我们有能力将自主CPU+自主GPU+国产操作系统+国产工业软件组装成纯国产的异构服务器。我们将这个异构服务器投入到超算生产中去,便可以逐步替代国外产品,初期阶段只要能实现功能即可,不必追求效率,效率可以通过慢慢迭代升级提高芯片能力来逐步加强。

星创云海(图6)

北京星创云海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海谅说道:“我换了一个视角,我原来只认为这个东西是硬件,现在我认为这一堆东西都是一个硬件,这个很关键。那么当它成为一个新的硬件的时候,它就有可能基于这个新的硬件诞生出新的软件,那么这个新的软件就会反哺这个新的硬件去更新和迭代。这个新的硬件更新了能力之后,新的软件能力也强了。所以说这个过程它是一个什么过程?它是一个叫做创新循环的过程。关键的关键在于第一步叫做破局,那么这一步的话总体来讲方案是有的,而且我们(花)了数百万,估计都上千万了,又花了这么多人两年的心血,栽了无数跟头。我们现在的成果是什么?我们现在成果就是说这局我能破,我有这个信心能破。”

当前,我们的市场类型是异构计算,所以当我们的芯片企业在这个市场里面通过锻炼完成成长之后,我国将具备属于自己的通用计算能力和图形计算能力。然后充分调动我国巨大的软件人才动能,研发出适配于我们自己硬件体系的软件体系,从而逐渐替代国外的工业软件。

星创云海(图7)

北京星创云海科技有限公司成功完成了第一阶段的工作任务,找到了具备特殊要素的大型市场。第二阶段的工作重点是以云计算的方式汇聚市场需求。第三阶段将收集到的市场需求作为土壤供应给芯片企业和工业软件企业,强化芯片能力,强化自主芯片生态环境;第四阶段,研发基于“新硬件”的新操作系统和应用软件,从而改变现有的计算架构和云计算架构;第五阶段将新一代的超算云横向扩展到其他行业。如果第五阶段成功,则标志着自主生产环境建设成功,社会发展进入创新循环。我们将实现“城市带动农村”,中心带动边缘的效果。最初工业应用将都在云端,都是以集中式的计算处理任务,然后必然会出现用户单位开始独立采购自主体系的全套设备硬软件。至此,至少工业领域里面,我们将摆脱卡脖子的问题。

星创云海(图8)

【着眼于“新硬件”,不回避“新硬件”性能方面的劣势,努力发展出一套自主的生产力生态体系】这个方向,是星创云海全体同仁付出了千万级的代价,燃烧了数十人两年的青春,经历了至少2次重大挫败之后的凝结出的理论成果,我们对这个成果有信心,对这个方向有信心。我们想要传递的声音是:我们的能力在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如果我们第二阶段的工作成功了,希望有芯片能力,有软件开发能力的团队和我们一起并肩前行。

星创云海(图9)

倘若我们此次一去不回,那只能证明我们使用的方法错了,不要否认这个方向是正确的,这个方向是一定要走下去的。希望有能力的同志能从我们的失败中汲取经验,在这个方向上继续探索。

愿我们能打通“任督二脉”充分发挥出人才大国、工业大国的优势,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创造物质条件。

本节目于4月3日在北京财经频道播出。

编导:陈佳琦后期制作:成明琴

相关媒体资讯

今日头条 百家号 搜狐网 腾讯网 腾讯视频 优酷视频 爱奇艺

转载请注明来源:广通社 » 星创云海不断突破芯片“卡脖子”问题,让自主芯片实现自造血